医生累成“大象脚” 评论:拼搏更要绷紧健康弦

2019-02-23 04:20:53 奔驰生活网
编辑:李康乐

旁侧一位蓝皮肤的青年男子走上前来,一见,也是一片冷意,于是,道“回罗刹王,他叫掌中暴,他现在是前营的一位掌勺子的厨子!”虽说是镇国公王继翦及绥远将军鱼入海尽皆是费尽了心思,百般劝说,到头来也未能将双方的长老们请到同一个桌上。此番这条大荒鲵被年轻乞丐追赶之下,不过片刻工夫之后,就被对方捉入了手中。

此种情形之下,两女尚在山洞之中不知生死,加之鱼欣儿此女目不视物,又值惊慌错乱之际,年轻乞丐自然是无法多做解释。“一名活化石强者就这样死掉了,怎么会这样?”

  “中央一号文件”的“一号硬任务”,到底怎么干?

  央视网消息:2月19日,2019年中央一号文件发布,“脱贫攻坚”被列首位。文件提出,要咬定既定脱贫目标,落实已有政策部署,到2020年确保现行标准下农村贫困人口实现脱贫、贫困县全部摘帽、解决区域性整体贫困。国务院扶贫办表示,今年作为脱贫攻坚关键之年,要确保再减少农村贫困人口1000万以上,实现300个左右贫困县的摘帽。深度贫困地区脱贫,难在哪儿?

  脱贫之后不返贫,靠的是什么?

  郑风田: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是硬任务的重中之重

 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 郑风田:2020年要实现小康社会,消除绝对贫困,今年应该就是冲刺年了。原来全国贫困县800多个,去年200多个脱帽,今年要实现300个左右脱帽,任务有多重可想而知。而且还要看到,“两不愁三保障”进一步细化了,有很多细的指标,把这些指标都完成之后才能算脱贫。

  王冠:行百里者半九十 打好最后攻坚战

  央广财经评论员 王冠:前面的成绩很巨大,但后面的任务也真的难!文件里提的三区三州,涉及到西藏、青海、四川、甘肃、云南等地藏区,新疆南疆一些地区,还有四川凉山州等。这些地方脱贫难,易反复。但脱贫攻坚战,最后1600多万贫困人口不解决,整场战役画不上句号。

  脱贫不反贫 巩固要靠啥?

  郑风田:产业扶贫是脱贫攻坚的关键

 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 郑风田:产业扶贫不仅是关键,也是建立长效机制的抓手。贫困地区并不是说什么都没有,很多贫困地区资源丰富,面积也很大。产业扶贫并不是仅仅指农业产业,任何一个地方都有它的独特性,比如藏区的冻土自然景色,作为旅游资源就有很独特的价值。怎样把地方独特的资源发掘出来,尤其是过去可能因为没有能力去开发的那些资源,现在都可以下功夫琢磨。

  王冠:要发挥比较优势 也要发掘内生动力

  央广财经评论员 王冠:自然风光和民族风情,就是很多贫困地区的资源。今年年初我们看到主管部门特别发布了“三区三州”地区的旅游大环线。我们虽然很期待感受诗和远方,很多现实要素却不能不考虑,比如有没有WiFi?自驾的时候有没有信号?包括住宿条件,交通条件支不支持在较短时间去领略更多风光等等。在这种情况下,基础设施投入显然不能缺位。

  另外,一号文件特别谈到不能“等靠要”,要扶志,更要扶智,如何打造当地的文化IP,当地农产品如何加上品牌和文化的附加值,这些能够成为“动力”的要素,都是需要资源去培育的。

  郑风田:脱贫关键之年 要建长效机制

 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 郑风田:首先一个当然还是产业,对很多贫困地区来说,基础设施的改善,是产业能形成的前提条件,当然现在我们有更大能力,包括财力、技术等,去帮助贫困地区创造基础条件。再一个,长效机制离不开督导。地方发展产业,该有的引导和政策配套得跟上;同时要防止地方搞一些短期突击,这些事不是说没有,上级的任务,下面随便弄弄就对付过去了。中央为什么一再强调长效扶贫机制,就是担心地方执行中走样。所以巡视检查也是必要的。现在说的省里验收,中央随后再抽查,就是这个考虑。

  王冠:2020年全面脱贫是均衡发展的起点

  央广财经评论员 王冠:2020年实现全面脱贫,并不是说一切就结束了。消除了绝对贫困,发达地区和欠发达地区之间的差距还摆在那儿呢!今年一号文件特别强调要及早制订2020年完成脱贫攻坚战之后的战略思路,如何能够体现均衡发展,尽快解决像十九大报告提出的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矛盾,实际上完成整个脱贫攻坚,在这个过程中是最基础的,是某种意义上的起点。

  责编:赵宽

“轰!”在那爆鸣之声中,老者一声惨叫被无名给轰中,身体倒飞了出去。这条巨大海沟之中几无鱼类可见,就足以证明了此处水中氧气的含量是极其稀薄的。

  访柏林电影节最佳男主王景春:生活给予他的每种滋味,都融化在演技里  

  获得第69届柏林电影节最佳男主角银熊奖后,上海演员王景春在德国凌冽的夜晚,没穿大衣,就跑到柏林电影宫外的墙角,点了一根烟,任其一明一灭。这一场景被也在《地久天长》一片中出演的杜江拍了下来。问他当时想什么呢?他哈哈哈笑道:“我在回味首映后的感觉,觉得这部电影真好啊!我也演得真好啊……”

  不过得奖前3天,他从北京飞往柏林,因为时差和长途飞行,他过了“此生最为漫长的生日”。刚过46岁的他,抵达柏林不久,就得到了电影节主席迪特手写给他的生日卡片,卡片一角有柏林电影节银熊的标志。没几天,银熊从生日卡片的平面图片,“变”成了手里的银熊雕塑DD最佳男主角银熊奖。得奖不过24小时后,在法国巴黎转机回国的间隙,他接受了本报专访。通话开头第一个词是“哈哈哈……”听得出是由衷的高兴,然后,加一句长叹,这才开始畅谈。

  获奖 “夫妻”一个不能少

  王景春感慨道:“5年前《白日焰火》得奖时我坐在台下,今年我站在这儿了!我尤其感谢王小帅和刘璇让我来演这部电影,拍出一部这么好的艺术电影。我还要感谢搭档咏梅,我们之间的配合是那么默契,谢谢我剧组的同仁,我的表演老师赵国斌先生、糜曾先生,以及在背后支持我的兄弟姐妹们。我想对在天堂的父亲说,好久不见,爹。我也要把这个奖给女儿,让我知道做父亲多美好。今天,大家都因电影齐聚一堂,愿全世界所有情感和爱,地久天长!谢谢!”他事后透露了评委让他与咏梅“双双捧银熊”的理由:“他们觉得我们实在太好了,给谁奖都应该,不能单独给。”给两人双双发奖的主意是德国女演员桑德拉?惠勒提出的,其他评委也一致赞同。“他们见过银幕上的夫妻,没有像我俩这样默契的。就是不能单独给一个,给了一个另一个也一定要给。”

半个月前,作为上海市政协委员的王景春参加两会。那天,他头发梳得一丝不苟,穿了一身修身的蓝色西服,介于砖红与咖啡色之间的皮鞋,外披一身黑色羊毛大衣。在与会者多穿黑色正装之际,显得颇为显眼,于是被人调侃道:“盛装出席啊!”他很严谨地表示:“这只是‘正装’,还不算‘盛装’,‘盛装’要再打上领结,去参加柏林电影节时就应该再打上领结。”从他领奖照片来看,他确实打上领结“盛装出席”了。

  审美 “帅哥”并非一个款

  严谨对待细节,是成为好演员的基础。王景春生于新疆阿勒泰,在部队大院成长。19岁起,他先是在新疆百货大厦工作了3年,最初在工会做宣传工作,后到鞋帽部卖童鞋,偶然结识了导演朗辰。跟随朗辰学了两三年后,报考艺术院校。他生性敏感、阅历丰富,有益于在表演上抓住细节、凸显真实。1995年,王景春因为演技好,特招进了上海戏剧学院表演系,与陆毅、田海蓉、薛佳凝等美女帅哥是同班同学。王景春不是传统意义上的“帅哥”,一年级时在学校里感觉有点别扭,“环顾四周,我这种类型,只有我一个。”直到他认识了三年级的廖凡DD和王景春一样都是凭演技在校园里刷存在感。事实上,廖凡与王景春的生日只差一天,廖凡生日是2月14日,王景春是2月13日。王景春启程赴柏林前,刚与廖凡一同庆祝生日。

  毕业后,王景春兜兜转转,成为上影集团的演员,从而落户上海。时至今日,逢到校庆,廖凡、王景春如果身穿黑衣在校园一声不吭闷头走路,也会被摄像机错过DD大部分人总是误以为胡歌这种类型才是上戏的“招牌”,其实他只代表表演系招生老师审美风格的一种。影评人石川一直爱开一个玩笑:“廖凡、王景春、徐峥和胡歌,是上戏表演系‘四大神兽’。”上戏表演系招生标准从来与流行审美风潮无关,有个性、有演技、有文化、有潜力,才是前提。

  从柏林电影节回来后,王景春与廖凡携手成立了“春凡艺术电影”,旨在以两人DD如今是两位“柏林电影节最佳男主角”之力,在中国推进艺术电影的放映、传播与发展,进而真正促进中国电影水准的提升。艺术电影才是电影市场的发动机,而商业电影只是电影市场的收割机。他们身后,是海内外艺术电影人的“朋友圈”。待王景春回沪后,就将全年开展第六代导演回顾展,当然有王小帅的佳作……

  回忆起一次会前,记者与王景春巧遇于一家小书店。耳畔听得有一略哑男声问:“有尼采的书么?”书店店员说:“没。”这年头,少有人主动自学哲学。抬头一看,是王景春,于是,接茬道:“我帮你去问出版社吧,运气好还能联系到周国平,他是翻译尼采的专家……”王景春欣然道:“好!”(新民晚报记者 朱光)

  记者手记:每一种滋味都融化于演技

  去柏林前,王景春偷偷跟我说,“这次估计会得奖”,但他没想到“得奖的是我”。而且,我们一起聊的,其实是如何推广中国艺术电影。他觉得人人都在推动中国电影“工业”,大家天天追着大片追着票房,可是谁在关心艺术电影呢?那才是真实的生活。

  生活打磨了王景春。且不说他热爱文艺的心,一度被困于售货员的职业,还差点因为超龄而被上戏拒考。当他坐了三天三夜的硬座,从新疆到了山东济南考区,然后跑到公用电话亭,打电话回家报平安。当时,恰好旁边有位上戏的老师也在打电话。第二天,他去考点报名,但因为超了半岁,所以没人收他的报名表。于是,他恳求老师们给他一个机会,刚好遇到了一起打电话的老师。这位老师对负责报名的老师说,前一天看到他灰头土脸的打电话呢……他勉强算是报上了名。但是也是因为超龄,所以录取时并没有他。他以为自己完了,肯定没考上。结果,上戏以特招的形式留下了他。

  他也曾经“北漂”,日子过得苦。他与廖凡、还有戏文系毕业如今成为著名编剧的汪启楠一起,住在胡同里的平房。平房没有卫生间,上一次厕所要走20分钟。他们三个一度在大冬天睡觉前都不敢喝水……生活还让他成为大厨,可以为剧组做新疆手抓饭,他还参股了一家专做潮州和古法粤菜的餐馆。

  生活给予他们的每一种滋味,都融化在演技里了。银熊奖,也是生活回报他们的奖赏。(朱光)

“师弟,我方才为师兄把了一下脉,应是一时之间气血不畅,晕厥了过去,谅无大碍,我已给师兄喂服了一颗活血丹,用不了多长时间,师兄就会苏醒过来的。城防部队连遭袭击,又加上在寒风苦雨之中值守了如此之长的时间,恐惧、威胁、愤怒、慌乱、寒冷、饥饿等诸般情愫一涌而上。“啧啧啧,可真是了不得,张兄的远房叔伯兄弟到底干啥活啊,能挣这么多,还能领上大羊和大鱼,这可真是吃穿不愁了,嘿嘿,张兄跟你这兄弟说上一说,介绍俺也去小荒门当个差呗?”